雪个

吃坤廷叶黄邪瓶,抱图自用随意,二传商用禁止,不定期出原创设计周边,约稿请私信。

【邪瓶】归去来兮 8-9 原作延伸,私设生子,注意避雷。

没粮自割腿肉,撞梗勿怪,ooc勿怪,有刀勿怪,总之,随便看看别较真。








“小哥,你这次去张家要处理的事,需要多久才能搞定?”


“……这个,还不好说。”


“那总有个大概时间吧。”


“大概一两个月,或者更久。”


张起灵其实心里也没底,他想如果是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总归需要一段时间去治疗和调养,于是把时间线刻意说得长了点,两个月,哪怕是致命的伤害,对于他来说,也足以痊愈而不会让吴邪看出任何端倪。


吴邪被气笑了,“到底什么事情还需要你用这么长时间去解决啊?说出来我帮你,肯定一两天就办好了。”


张起灵知道吴邪是不想让他走,微微叹气,“总之,会尽早回来,吴邪,你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吴邪腹诽,但面上还是尽量装作看开了,“行了,我送你。”


吴邪只是把张起灵送到了吴山居的大门口,因为张家人的车就停在门口等着张起灵,临走吴邪突然想起了什么来。


“小哥,手机带了吗?”


张起灵摇头,手机他虽然有,但很少用,也没有随身携带的习惯,毕竟他和吴邪几乎形影不离,除了吴邪也没人找他,手机常常被他扔在房间里,直到没电自动关机。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手机!”


张起灵看着吴邪风风火火跑进了吴山居,不久,吴邪快步走了出来,把手机充电器一股脑儿塞给了张起灵。


“记得充电,别关机了。”吴邪忍不住又抱怨了一嘴。


“好。”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再不舍,吴邪也必须挥手跟张起灵说再见了,再婆婆妈妈他小三爷在张家人面前脸面就挂不住了。


张海客把给张起灵准备的证件交给他,这样他们就可以直飞香港了,张起灵一看,张海客竟然给他造了个香港居民的身份,也罢,对他来说无所谓,便收在了随身的行囊之中。


张家的海外总部在香港有一家私立医院,张海杏已经私下跟张海客说过张起灵的身体状况不好,是以张海客迫不及待要带张起灵去香港,一路都是神情凝重。


张起灵也懒得说话,吴山居一别,他有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一去怕是难再回来,这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不良感觉让他很难受,和流血受伤的疼痛感不一样,这种难受是直击内心的,由里到外瓦解了他的强大,飞机起飞的时候,张起灵感觉双目酸涩,热流涌动,不禁用手盖住了眼睛。


到了香港,张海客带领众多还从未见过族长真容的族人面见了张起灵,张起灵看着这些人,不由得想到张海客这些年也应该是花了不少心血,才得以凝聚了海外张家人的力量,吴邪那日的话之后,他一直隐隐有个打算,想要把族长这个身份交托出去,他觉得张海客是最佳人选。


见完了张家人,张海客带张起灵去了医院,由张海杏亲自操作给他做了体检,体检这种事情,张起灵是人生头一遭,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他唯有对医生言听计从。


体检完,张海杏给张起灵挂了一瓶药水。


“这是什么药?”张起灵对张海杏是信任的,但还是问了一句。


“葡萄糖。”


张起灵有基本的药理常识,知道葡萄糖是用来补充体力的,所以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张海杏在药里加了镇静剂,是以张起灵这一觉睡得十分绵长。


张起灵休息的地方是独立于医院的一个区域,拥有科技最前沿的安保系统,里面有实验室和诊疗室,供张家内部人员使用,进入的方式很特别,把手指放在专门的验证区域,就会有一根极细的针头弹出迅速刺破手指,继而采血验证,只有继承了张家血脉的人才能通过这个验证,当然张家血统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能通过的也只是极少数。


这要是被胖子看到了,免不得又是一阵吐槽,吐槽张家放血放上了瘾。


张海杏拿到张起灵的体检报告以后眉头深锁,张海客看不太懂那些报告单和透视片,只得询问张海杏,张海杏却搅着手指半晌不语,她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女人,只是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她实在不知道如何去陈述。


“族长到底怎么了?”


“族长……身体里多了个生殖腔,而且里面还有一个正在成形的胎儿。”


“什么?!”


张海客大力夺过张海杏手里的报告单,胡乱翻阅了下,却看不出个所以然,他胸口急促得起伏着,暴躁得把单子又拍在桌子上,这结论过于石破天惊,饶是他这种行走世间多年的人,也觉得震惊和难以置信。


“会不会有失误,要不然再重新检查一次。”


“我亲自操作检测的,不会有错,族长的确……怀孕了。”


“怎么可能!”


张海客简直要怀疑人生了,他难以想象张起灵这样一个强大的男人,如果知道了自己竟然怀了孩子,会是什么反应,他开始焦躁得踱着步子搓着手。


“哥哥,其实我们张家本来就是反人类的存在,终极更是人类所未探知过,现有科技也无法解释的神秘领域,族长会孕育他自己的骨血,仔细想想,也不算什么了。”


说出来以后,张海杏倒是突然坦然了,诚然如她自己所说的,张家本身就是反人类反科技的,加上还有个莫名其妙的终极,发生什么她都不应该感到稀奇才对。


“海杏,你刚刚说,族长会孕育自己的骨血?”


“族长是男人,但又可以像女人一样受孕甚至产子,按照生物进化理论来说,这就是所谓的雌雄同体,他不需要借助外力就可以繁衍自己的后代子嗣,不过这只是理论,依照我的推断,族长在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并不了解的情况下,并不能自我繁衍后代,这个胎儿,怕是有人和族长进行了性行为,从而让族长受孕了。”


“怎么可能!族长一直在那青铜门里,他会和什么人发生那种关系?”


“哥哥,你难道看不出来,族长和吴邪……”


“不要胡说!族长不可能和吴邪有那种乱七八糟的关系!”


张海客异常激动,在他心里,他的族长,他的张起灵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要让他去相信张起灵会和别人发生性关系,尤其还是和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比让他接受张起灵怀孕还要难上许多,这无异于信仰崩塌。


“怎么不可能,族长他是一个人,哪怕他能力再强他还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他会喜欢那只狸花猫,那他当然也会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是无关性别的,这是原始的冲动和本能,哥哥,我觉得你太过于敬爱族长了,以至于你把他当成了一尊神在供奉,从而忽略了他的内在他的本心,你根本就不了解族长,你爱的是你想象中的族长,而不是真的张起灵!”









张起灵是被一阵呕意给惊醒的,他翻身匍匐在床边,干呕了几下,胃里空空荡荡的,想吐都没什么东西可吐,这种感觉太难受,激得他汗水泪水都往外冒。


张海客推门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快步走过去把张起灵扶起来,他这一扶,张起灵柔若无骨冒着虚汗的身体就全部依托在他的身上了,张海客心里一阵发颤,他几时见过张起灵这般脆弱的模样,就算是年少被族人当作血包放血开路,张起灵的眼神也仍旧是坚毅不可催的。


张海客突然对吴邪产生了强烈的恨意,如果不是他侵犯了张起灵,张起灵就不会受孕,也不会遭此折磨。


张海杏端来了一杯温水,张海客接过来喂张起灵喝了几口,然后把枕头立起来,扶着张起灵靠好。


张起灵皱着眉,喝下的水在胃里翻腾,差点又涌了上来,他轻轻咳了两声,强行压下那阵呕意,闭着眼睛屏气凝神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检查结果如何。”


张海杏和张海客相视了一眼,真相虽然之前已经在他哥哥面前吐露过一次,但此刻面对这个既是她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同时也是温柔善良的人的张起灵,她再一次觉得为难。


“不必为难,我有心理准备。”


张起灵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能坦然接受,最多不过是和张家先人一样,埋骨张家古楼,他一直觉得他早该归于尘土了,如果不是遇到吴邪……是,吴邪是他和这个世界的唯一联系,这世上也只有吴邪是他放不下的唯一牵挂,没有吴邪的存在,他活着或者死去意义都一样。


“检查结果显示,族长您身体的构造和常人不太一样,兼有两性特征,也就是说您既是男子,又可以和女子一样受孕生子。”


张海杏循序渐进得说着检查结果,一边观察着张起灵的神色,果不其然,他震惊的目光牢牢钉在她身上,她不由得紧张,下意识用手拢了拢垂顺的长发。


“所以呢?”张起灵震惊过后,随即冷静发问,他知道这不是重点。


“族长,恕我唐突和冒昧,您有没有和……和……”张海杏想说吴邪的名字,又觉得实在说不出口他的名字,本身这个问题就已经够造次了,而她作为一个女性,去问一个这样的问题本身就很尴尬。


张海客接过话头,闷着声音问道:“和谁发生过性关系。”


“这重要吗?”张起灵回问。


“重要,这很重要。”张海杏点头笃定得答道。


“有。”张起灵闭眼,仰头靠在枕头上,他脑子突然就乱了起来,太阳穴突突得跳,闷闷的疼。


房间里一时沉静,张海客憋着一口气,简直不吐不爽,忿忿得开了口,“是吴邪?”


话一出口,张海客突然觉得他说得俨然就是废话,这世上除了吴邪还有哪个男人能让张起灵甘愿委于身下,他不知道的是,哪怕是吴邪,想把张起灵委于身下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料想不到,是酒精激发了吴邪的胆量,也是酒精麻痹了张起灵的意识,他更料想不到,哪怕非他所愿,他也没有怪罪吴邪,事实上,吴邪和张起灵之间的感情羁绊,早已超脱了他的想象范围。


“是。”张起灵只答了一个字。


“报告显示,您的生殖腔里有一个正在成形的胎儿。”


“拿掉他。”


张起灵不假思索和坚定决绝的态度让张海杏吃了一惊,虽然她还未婚配生子,但她天性里有母爱潜意识,她知道张起灵作为男人得知自己即将怀孕产子,肯定会震惊和难以接受,但她没料到张起灵会这么直截了当得要求拿掉孩子,一个和自己所爱之人结合而产生的孩子,真的就这样舍弃了吗?


“这可是您和吴邪的孩子……”


“不是,对吴邪来说,他是怪物,我也是。”


这种自我暗示很可怕,张海杏觉得,他瞬间想到了那些回到张家古楼的张家先人,他们是不是也接受了这样的暗示,而后选择了自我封闭自我了结,她害怕张起灵也会选择走和他们一样的路。


“不,不是!”张海杏扑上前去,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她莫名心痛,从小张起灵就存在于他的想象之中,他是神一般的存在,她敬仰但谈不上有几分感情,而这短短时日的相处,她处处感受到张起灵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冰冷的恶意和责任让他冷漠和孤独,但却从未让他收起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和温柔,她相信吴邪和他是因为爱而结合,她绝不希望这样的爱成为摧毁张起灵的利器。


“他不是怪物,如果他降生,一定是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孩子!”


“拿掉他,尽快。”张起灵无力得道,头疼想吐,难受得快喘不过气来,他只想要结束这样的煎熬。


张海杏见张起灵脸色奇差,不敢再多说话刺激他的情绪,赶紧配了药给张起灵输液,好让他安睡,现在只有睡觉能减缓这件事情对他身体的刺激和消耗,至于孩子的去留,她也需要仔细斟酌才能下决定。


待张起灵睡着以后,张海杏才对张海客说道:“族长不想要这个孩子怎么办?”


“那就打掉。”张海客沉声道,不带丝毫犹豫。


“哥哥,你怎么这么冷血,这个孩子身上也留着族长的血啊!”


“我是冷血,我只想要族长好好的,如果这个孩子让他受折磨,我当然选择杀死他!”


“族长不冷静,怎么连你也不冷静了,我……”


张海杏觉得委屈和孤立无援,半晌没说话。


“族长的母亲是一名仁慈的藏医,他的身世和经历让他看似冷漠无情,实则他的心肠很软,他从未伤害过任何人,这是你跟我说的,那你觉得他会真的想要伤害一个流着他的血的孩子吗?再过一段时间,胎儿就会有手有脚了,拿掉他无异于杀人,族长是不会这么做的。”


张海客沉默了,叹了口气,“可是他如果下命令,我们不得不从。”


“拿掉孩子也不是说拿就拿的,族长体质特殊,普通药物对他会不会起作用还是未知,我始终觉得族长只是一时冲动,族长如果态度强硬,我也会想办法拖一拖的,哥哥你要配合我。”


“海杏,你为什么那么想族长留下孩子……”张海客苦笑。


“哥哥,族长在这世上多孤独啊,如果能有一个孩子陪伴他,我想他会快乐很多的。”


张海客闻言也是心中一颤,看着躺在床上安睡的张起灵,眼睛里像进了沙子一样。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