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个

吃坤廷叶黄邪瓶,抱图自用随意,二传商用禁止,不定期出原创设计周边,约稿请私信。

全职高手大电影

虽然看到很多人说有伞修cp,老叶崩人设的问题,实际看了之后我还是被苏沐秋死的那一段感动了(主要是苏妹子哭得好)。。。我真的不站伞修,只是他被撞之前为什么在接老叶的电话?我记得这个梗不是同人里的吗= =这个点我很雷。

然后叶修会跑步锻炼身体让我挺惊讶的,大概是被无敌最俊朗这种Bking洗了脑,电影中的老叶(也许应该叫小叶?)实在太软太乖了,我有点不适应,在我心里老叶从小到大就应该是个Bking。

另,苏沐澄到底比叶修小多少啊,为什么人设这么幼女。。。

重发一下自己龟速产出的少天的同人图,之前有人告诉我,我发的图博只能看到标题,必须点进去才能显示图片,也因此错过我发的图,我后来才知道是自己发图时误点了发文字。。。

(⊙o⊙)哇厉害了!出游会在广州中转,希望可以认证到烦烦的应援!

白色草莓熊:

2018黄少天生日企划:

 【2018黄少天生贺企划——应援篇】

#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少年启程,煦阳为伴。

你剑光之所指,我永心之所向。 
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愿为你,披荆斩棘。 

——————————
2018年黄少天生日企划   应援部分: 
P1   广州市810路公交车应援 
P2   广州市天河体育中心站站牌投放应援 
P3   广州市天河万菱汇广场LED屏投放应援 
P4   上海、北京33家咖啡厅振铃应援

P5    站牌与LED应援投放地点示意图


感谢:

文案、振铃PV制作 @白色草莓熊 

公交车宣图画手 @自升天 

 公交站牌画手 @羊肝菌_ 

 咖啡振铃画手@ KIKISTARK


上色上得很迷,裁成书签的形状貌似好看些了。。。

最近画的少天儿是忧郁挂的,大概是心动那篇文给闹的。。

ps:终于搞清楚为什么我发的图片要点进去才能看见了,被自己蠢哭了==

这个好有冬天的氛围啊!我想撸个叶黄版了2333

歲月之聲:

唔唔唔

【叶黄】荣耀与你,一辈子都不会腻 五

原著背景,时间线从叶修退役起,人物o o c,有私设,爱洒狗血爱虐少天,随时预警。

                     两人的感情总算是过度好了,接下来会有一些甜蜜日常,想看老叶花容失色的下一章见2333        

       



饭桌上敲定了第二天的行程,喻文州把一行人送回了黄少天的家,约好第二天上午九点出发,本来喻文州一开始计划的出发时间要更早一点,在遭到了大家一致的无声抗议之后,喻文州把时间往后推了一个小时,然后稍作停留闲聊了几句,便驾车先行离去了。


这栋房子虽大,也称得上豪华,但黄少天早已离家独立生活多年,家中又常年没人,没什么新鲜娱乐设施,连电脑也只有一台几年前的老款,虽可以玩荣耀,但一台机子也不够所有人玩的,大家便也不想着玩游戏了,聚在客厅开着电视闲聊,人多嘛,一起吃吃喝喝插科打诨倒也气氛热烈,就连不善言谈的周泽楷也是参与度颇高得连爆金句。


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大家玩到十点多也就散了,黄少天把零乱的客厅稍微捡拾整理了下,便又过去了半个钟头。黄少天的房间在二楼,虽然他很少回来,但被褥有人定期换洗,衣柜里也留有很多他以前的衣物,黄少天捡了件白T和牛仔裤去冲了个凉。已是夜深人静了,黄少天却不想躺下,不是没有睡意,是肚子有点胀,他担心一趟会更甚,索性决定出去走走消消食。这段时间养病,饮食极其清淡,晚上的饭菜对他来说有点过于油腻,虽然吃的不多,但还是不消化了。


到了大门口,黄少天发现门虚掩着,心里莫名一荡,这个时间还有谁会出门溜达,除了那个作息混乱的烟鬼没别人了,果然,一出门,就看到叶修站在廊下吞云吐雾的背影。


“这么晚了还不睡,有心事啊?”


叶修回头,长叹一声,“是啊,有心事。”


黄少天其实只是看到叶修烟抽得太狠心里不爽想嘲讽他一下,没想叶修竟回给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唉声叹气的倒真像是有什么烦心事,黄少天心下不由泛起了嘀咕,这家伙是真有心事还是在逗自己玩呢?


“你会有什么心事啊,带个网吧队血虐我们,又拿了个总冠军,四枚总冠军戒指了吧,够你吹一辈子的了。”


“不够吹的。”


“还不够?做人不可以这么贪心啊!你还想怎么样。”


“还想要一个你。”


“……”黄少天哑火了。


“又傻了?这么满分的情话,你倒是给点反应啊。”叶修笑道。


“……”


叶修轻笑着摇摇头,张开了双臂,“少天,来,哥抱抱。”


黄少天缓缓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叶修按捺不住倾身一把把他揽进了怀里,“你到底在害哪门子臊啊?以前脸皮不是挺厚的么?一有空就来骚扰我,蹭吃蹭喝蹭床睡赶都赶不走的那个家伙去哪了?”


“对啊!我脸皮是挺厚的,你不是很烦我的吗?现在怎么又说喜欢我了?你是不是在逗我,是不是是不是?”黄少天一下子话痨本性显露了出来,噼里啪啦一顿抢白,其实说到底,还是太喜欢太在乎叶修了,所以心里一直飘忽着那么点不确定感。


“玩笑话和真心话你听不出来啊白痴。”


“……”好吧,黄少天没什么可说的了,他也不是真白痴到分辨不清真情还是假意,而叶修的言语还有行动已经给了他足够多的认证,现在他还紧紧被人抱着呢,他确信了自己梦想成真,不是臆想不是做梦,此刻他只想静静溺在叶修的气息和温柔之中,多的一刻是一刻。


“少天,晚上身体不舒服吗?”大家聚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叶修对黄少天自是十分上心,注意到他竟然碰都没碰那些他爱吃的零食,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


“嗯?没有……就是吃多了肚子有些撑,想出去走走消消食。”


“那我陪你走走吧。”


“好。”


黄少天晚上吃得是多是少,叶修岂能不知,此番见到了黄少天,他身形的消瘦脸色的苍白都让叶修心里跟扎了一根刺似的,他知道他身体还没有养好,他也知道他不想让他看出来,所以再多的关怀和心疼,他也只能掩藏一半表露一半,因为黄少天是那么要强的一个人,他不想让他无所适从。


叶修和黄少天并肩走了一段,已经出了院子,到了行车道上,叶修拉住了黄少天的手,牵着他慢悠悠得朝前走。不明不暗的路灯,脚下时长时短的影子,徐徐而来的凉风吹得两旁高大的行道树沙沙作响,也吹得人浑身舒爽,心手相连的两个人默契得都没怎么说话,只是一前一后走着,默默享受着此刻的宁静和安逸,不知不觉都快走到了山下的出口。


“好像走得挺远了,要不咱们往回走吧。”叶修道。


“嗯好。”


“感觉好点了吗?”


“肚子没那么撑了。”


“那就好。”


往回走了一段,叶修感觉到黄少天越走越慢,心知他恐怕是累了,便蹲下了身子,“来,我背你一段儿,报答你上次背我回酒店。”


“你个死宅,我怕你把我摔了。”黄少天道。


“死宅肉厚啊,摔了有垫背的,上来。”


黄少天依言趴到了叶修背上,叶修不费什么力就把他给背了起来,心里不由得一颤,喉头有些发紧,走了几步之后才轻声说道:“少天,抱歉让你等我这么久。”


黄少天眼眶一热,很想说些什么,他不想毫无反应又给机会让叶修说他傻,但纵使有千言万语汇聚在心中,这一刻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别在我背后偷偷抹眼泪啊。”叶修笑道。


“……才没有呢。”


“我们少天儿,真是个爱哭鬼,上次把我枕头弄湿了也不管管就跑,太过分了啊。”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黄少天自暴自弃的想,他是有多傻缺啊,用眼泪打湿了人家枕头,竟然就这么走掉了,还自以为掩饰得很好,那家伙多强大啊,哪轮得到弱鸡的自己心疼来心疼去的,真是矫情的一逼。


“其实一开始我以为是你睡觉流的口水,把我恶心坏了。”


“滚!”黄少天不假思索回了一个字。


“呵呵,以后别再为我哭了。”


最后一次,当个爱哭鬼吧,黄少天想着,微笑着把头靠在了叶修的肩头,嗯了一声。


叶修一路把黄少天背回了家,一进门黄少天闹着要下来,叶修却不肯放,他是打算把黄少天直接背到房里放到床上去的,两人一个叫放我下来一个叫乖别闹,然后一个猝不及防,被跑到客厅找水喝的张佳乐撞了个正着,可以想见张佳乐的心灵承受到的是多么剧烈的冲击。


“卧槽!什么情况你俩?”


叶修松了手,黄少天溜了下来,尬笑道:“睡不着出去散了会步,因为有点走不动了,所以老叶背了我一段。”


“嗯嗯,我这是报恩呢,上回喝醉酒少天儿背我回酒店来着。”


“这么简单?”


“那你觉得有多复杂?”叶修笑道。


“太复杂了,我得好好想想……”


张佳乐端着杯水回了房间,黄少天不禁攮了一把叶修,有些嗔怪之意,虽然他跟张佳乐关系很好,但他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透露过他对叶修的心思,张佳乐看不看得出来又另当别论了,所以黄少天觉得他和叶修的关系就这么被自己的好哥们撞破了,太意外也太尴尬,叶修当然也看得出黄少天的心思,就顺着他的话解释一番,虽然这解释也够苍白,毕竟他俩方才的言行举止已是过度亲昵。


叶修送黄少天回到了房间,刚进门,黄少天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一条张佳乐发来的微信消息。


张佳乐:你跟叶修是不是在一起了?


叶修一瞥,也看清了消息内容,轻声一笑,道:“想清楚再回,那小子可是很记仇的,你骗他了小心他跟你翻脸。”


“谁说我要骗他了?”黄少天给了叶修一记眼刀,回了个“是”给张佳乐,张佳乐几乎是秒回了恭喜二字过来,黄少天抬头用略带忐忑的眼神看了看叶修,张佳乐的反应太平常反而让他有点不安,正常人不是会觉得震惊吗?怎么也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再询问个一二三吧,哪有直接恭喜两个字打发人的?正犹豫着要不要发个谢谢过去,张佳乐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张佳乐:其实你早就对叶修有意思了吧,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成天在我耳边叶修长叶修短的,一有时间就往叶修那跑,是个人也看出来你对叶修不一般了,只是我没想到叶修这个大boss会真的被你给拿下了,哥们儿你太牛逼了,我墙都不扶就服你!真心为你感到高兴!希望你俩好好的!不过,你可不可以管管你家那位,让他别到网游里来祸害大众?搞不好,他连你们蓝雨的boss都抢的,知道不?好了,困了,有空再聊。


黄少天看完了张佳乐发来的消息,心里暖烘烘的,一抬眼发现叶修正盯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成天我长我短的,你究竟说我什么了?讲来听听。”


“坏话,要听么?”


“那个又是发帖子又是发长文,各种花式吹我的家伙也不知道是谁,哎!”


“……”


“少天,谢谢你。”


叶修拉住了要跑的黄少天,再次将他拥入了怀中,“话说,我要是抢了你们蓝雨的boss,你不会怪我吧?”


“你敢!”


最后只是两句玩笑话,黄少天根本不会要求叶修不抢蓝雨boss,叶修也根本从来没有担心过他会因此而开罪于黄少天,两人搂搂抱抱又腻歪了好一会儿,才一起躺到了床上,这床可比当年叶修宿舍那张床宽敞多了,叶修把枕头码在了一起揽着黄少天半躺着说话,要说以前是床小才挤在一起的,那现在就是想挤在一起了。


“少天,我记得刚开始在网游里认识你的时候,你可是把我当仇人的,一见我就骂,还天天跟老魏说要提刀来见我,怎么后来又看上我了啊?”


的确,尽管过去了快十年,叶修依然对当初那个在网游里追着自己骂的小屁孩印象深刻,起因也很简单,无非就是抢了他的boss,竞技场又血虐了他,黄少天抢不过又打不过,可不就只有开展嘴炮技能刷存在感了。渐渐的叶修发现这孩子哪怕是被吊打也丝毫不带退缩的,反而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越战越勇,更令他刮目相看的是,黄少天不是一味的死缠烂打,犯过一次的错误绝不会再犯,每一次过招叶修都能感觉到他的变化和进步,那时候叶修就觉得这孩子可不得了,将来恐怕是要上天,虽然动了把人拐带走的心思,可终归是比魏琛晚了一步。事实证明叶修眼光不错,黄少天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强,最终成为了荣耀联盟的顶尖高手封神剑圣。


黄少天想了想,也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时候就把心给系在了叶修身上,好像并不是哪个瞬间起的心思,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欲罢不能了,回忆起当初玩网游被叶修阴了气得在网吧破口大骂,不由得绷不住笑了起来,谁能说得清彼时那对叶修恨得牙痒痒的少年,是怎么成为此时爱叶修爱得深沉的家伙呢。


“笑什么呢?”叶修问。


“想起以前在网吧骂你的事,那时候,真是杀你的心都有了。”


“至于吗,不就抢了你几个boss。”


“关键是你阴我来着!那时我真没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哈哈!我那叫战术,知道吗?”


“战术个屁,分明就是心脏!”


“论心脏,文州和我不相上下啊。”


“狗屁!我家队长才没你这么没下限!”


“没下限,你说的是魏琛那老家伙吧?我还是有节操的。”


“你脸皮还能再厚点儿吗?”


“没你厚吧,你可是巴巴得追在我屁股后头十年啊!”


“……”


叶修一下子把黄少天最敬爱的两个人都怼了一回,最后顺带着又扯了一下黄少天的薄脸皮,黄少天心里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赌气拉起被子蒙头一罩,其实论嘴上功夫他也是被叶修吊打的,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他占了话量多气场足的优势,但论扎心程度,可真比不上叶修了。


叶修也拉开了被子钻了进来,黄少天闭着眼睛佯装睡觉,昏暗中黄少天觉得鼻子被蹭了一下,紧接着嘴唇感觉到了一瞬间的微凉触感和轻柔压迫,黄少天倏得睁开眼,浑身像陡然经过了一阵电流,又酥又麻,和那夜急风骤雨般来不及回味的吻相比,这一吻轻轻的来又轻轻的去了,留下的却是经久不衰的温柔和甜蜜荡漾在心间。


“少天,晚安。”


“老叶,晚安。”




tbc





【叶黄】荣耀与你,一辈子都不会腻 四

原著背景,时间线从叶修退役起,人物o o c,有私设,爱洒狗血爱虐少天,暂时就这么多,想到再补,随时预警。

       最近被甜蜜暴击,好不容易勉强凑出了一章,可能会很无聊,大家随便看看当个消遣吧,笔芯!






院子很大,叶修缓缓走在前头,他身上笼着一层青烟,偶尔清风拂过,时聚时散。黄少天缓缓跟在后头,那么近又那么的远,他闻到了熟悉的烟草味道,他甚至感觉到了叶修白衬衫上那若有若无的洗衣粉清香,那都是独属于叶修的味道,是他无数次品味永远也无法磨灭的感官记忆。不知不觉俩人走到了一个凉亭,叶修在廊下驻足,前面有一个池子,池子中耸立着一座假山,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致尽缩于一隅。


“少天,”叶修开口叫了黄少天的名字,顿了顿,似乎在想用什么措辞才能更准确得表达他此刻略显复杂纷乱的情绪,踌躇半晌,还是说了句老套的话做了开场白,“对不起,那天晚上……”


“如果你是要跟我说这个,可以打住了。”黄少天打断了叶修的话,他猜得到叶修会说些什么,他最不想听到的,也是这些话,但除了这些,叶修还能说什么呢?他想象不到。


“你先听我说完好吗?”叶修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烟蒂摁在了烟灰缸里,“那天是我太冲动了,没想到会伤害到你,我挺后悔的,文州告诉我说你回来就发烧了……”


黄少天忍得很辛苦,他也想安静如鸡得听完叶修的话,然后报之以云淡风轻的一笑道声玩玩而已别当真,可叶修的字字句句就如同一记又一记的重锤不断敲打着他的心脏,后悔了吗?后悔跟我发生了那种关系?你以为我会在意这种事吗?你以为我会玩不起吗……黄少天仿佛能听见心中那根紧绷的弦断开的声音。


“我发烧是因为在机场过夜受了凉跟你没关系!”


叶修拉住了转身欲走的黄少天,他突然捕捉到了他之前不知道的重要信息,问道:“你在机场过的夜?你不是早上才走吗?”


是了,在这个人面前还需要什么遮羞布呢,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啊……黄少天扯了个惨淡的笑容,“我以为我能赶得上那趟班机,结果……没赶上啊……”


“那你怎么不回来酒店找我?”


“太麻烦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我去!如果你是因为那晚的事让你觉得受到了伤害或是侵犯,我愿意真诚得像你道歉,少天,我要让你知道,虽然那天我喝了酒,但我不完全是一时冲动,我也是情难自己!”


“不就是酒后乱性吗?我明白,你不用太在意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又不是个女的,你不需要有任何负担,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好了,以后都别提了,你说完了吗说完我要进去了,客人在主人不在不好……”黄少天说着想要挣脱叶修的桎梏,这样的对峙让他无地自容,他知道自己已经够狼狈,也许再多过几秒眼泪都要下来了,可悲的是他无力逃离,如此狼狈的模样却还要被最在乎的人尽收眼底。


“话痨啊你听我说好不?”叶修拉着黄少天往怀里一拽,黄少天脚下一拌蒜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叶修怀里。叶修紧紧抱住黄少天单薄至极的身体,陡然发现怀里的人比以往十年来的任何时候都要瘦弱不堪,霎时间心中一紧,道:“少天,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话里的重点,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做的你明白吗?!”


黄少天一怔,摇了摇头,“你不用这么说,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黄少天此刻就像是一个沉浸在自己固有思维里的小孩子一样,油盐不进,叶修不由得急了,极为罕见得情绪失了控,捧起黄少天的脸,冲着他吼了出来,“黄少天你听不懂人话啊,我说我喜欢你!”


“才不信,你不是喜欢苏妹子么?我知道。”


这话锋一转,叶修差点没回过味来,不由得瞠目结舌,“……你知道个屁!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沐橙了?”


“你难道不喜欢她?”


“我当然喜欢,但我说的喜欢和你想的那种喜欢是不一样的,我对沐橙是像对亲妹妹一样的喜欢,他对我也像对待亲哥哥一样,黄少天小朋友,你懂了吗?”


“可,可你明明抱着我却在喊她的名字……”


“等会儿,这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什么时候抱着你叫沐橙了?”


“就那晚,你别不承认,我又不是聋子!”


“冤枉,真不记得有这回事了,兴许是做梦说梦话来着?”


“……”


“你该不会,以为我把你当成她了吧?”


“……”


“靠,我对你的智商感到绝望。”


“……”


黄少天难得一回语死早,叶修则是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他,“我说了句梦话而已,你就在这瞎琢磨,这些天你都怎么过的啊,难受得饭都吃不下吗?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鬼样子了,你就这么在意我吗,嗯?”


“我……才没有……”


“别不好意思,你喜欢哥嘛,哥早就知道了。”


“你你知道什么啊!鬼才会喜欢你了?脸可真够大的……”


“不会吧,这么快就变心了?哥刚想说难得咱俩彼此看对了眼,不如就在一起谈个恋爱什么的……”


“啊?!”黄少天惊呼了一声,叶修刚刚的话,所谓在一起谈恋爱什么的,对他来说实在太过于石破天惊,是他内心深处希冀着的却又不敢去想的未来,黄少天处在懵逼状态中,还来不及惊喜什么的。


叶修被黄少天的呆萌逗乐了,轻笑道:“鬼叫什么?”


“你……你可不可以放开我一点,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黄少天微微挣了挣,叶修闻言无语凝噎,只得松开手来,黄少天连连退后了好几步,用他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叶修,也不再说话,就这么看着,像看个天外来客一样。


叶修被盯得莫名其妙,道:“你这是什么表情,见鬼了?”


“你真的是叶修吗?”


“如假包换。”


“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不是在撩我吧?”


“呵,我说什么了?”叶修歪头给了黄少天一个认真脸,心里倒真的撩性大发了。


黄少天一个箭步冲到叶修面前立刻开炸了:“靠靠靠!你老年人吗刚说过的话都会忘!”


“那我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我怎么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


“就……就谈恋爱那句!”黄少天气鼓鼓得说道。


“呵,想跟哥谈恋爱啊?”


黄少天眨了眨眼,脸倏得一下全红了,要说不想是假的,但要迎着叶修这张嘲讽脸说他想,他又说不出口,有点慌乱乃至摸不着头脑的错觉,在心底单箭头得喜欢了叶修这么些年,最初虽然经历了一阵困惑和挣扎,但黄少天天性豁达通透,坦然面对自我以后对叶修的一切种种都是随心率性而为,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份喜欢一定要有个什么结果,所以一切来得有点猝不及防。


“不想就算了啊。”


“想!”


一个想字黄少天本能的脱口而出,叶修眉眼弯弯笑着看着他,道:“那敢情好,剑圣大大,咱俩谈个恋爱呗?”


黄少天突然转身就跑,叶修一愣,追了几步,要知道他可是个运动废的死宅,眼见着黄少天兔子似得蹦出了老远,无奈喊道:“喂黄少天你跑什么呀?!哥是鬼吗?你答不答应给个话啊?!”


“叶不羞你特么混蛋!”


“我去!你到底啥意思?”


“我要考虑!”


“考虑多久啊?!”


“不知道……”


“你总得给我个时间啊?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啊?我去……能不能别跑了…… 好好说话……”


喻文州出来,见到了满面通红的黄少天进门,不由得奇怪,“少天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热,热的……我先去洗把脸,你让大家准备准备,咱们去吃饭吧!”


“哦好。”


黄少天跑到洗手间掬着凉水洗了好几把脸,才把脸上的热度降了下去,刚刚跑了那几步,心脏到现在还在突突直跳,仔细回想着方才叶修讲的话,在一起谈个恋爱什么的……呜哇!黄少天表情管理彻底失败,镜子里笑得停不下来的那个傻缺,黄少天已经不忍直视了,伸手捂住了脸,告诉自己要淡定,可那颗想出去跑圈的心却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晚上出发去吃饭的时候,张佳乐拉着黄少天坐了后座,和叶修相邻,叶修倒是与寻常无异,但黄少天却颇不自在,总感觉叶修目光灼灼别有深意,一对上视线心跳就仿佛漏了一拍似的,索性半侧着身子冲张佳乐坐着,有一搭没一搭找话说,等到两人彻底打开了话匣子,那就是分外呱噪,后排的苏沐橙楚云秀都比不过,至于前排的喻文州和周泽楷,则基本处于微笑静音状态。后来,叶修头一歪睡了过去,要知道身边有黄少天还有张佳乐这两个活宝在闹腾,还能睡着的人,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易睡体质。


到了吃饭地点,喻文州驾轻就熟的把车开到了停车场,然后带着大家从后门而入,直接进了包厢,包厢很大,环境优雅,值得一提的是,酒楼老板是蓝雨的死忠粉,早就在包厢里候着了,原本只当是蓝雨内部人员聚餐,一下子见这阵仗半天没回过神来,毕竟,这可是集结了半数的联盟全明星啊,做为荣耀玩家和粉丝不激动才怪了。


就这样,又是合影又是签名,折腾了好一阵子,在征得了众人的同意之后,老板兴高采烈的去打印照片准备装裱上墙了,这件事一完,菜也上了满满一大桌子,有喻文州在,桌上自是没有酒的,每人面前都摆了一罐凉茶。


叶修拿起那罐凉茶掂了掂,笑道:“喝凉茶好,降火,这职业选手啊就要有职业选手的自觉,酒是不能沾的,否则影响状态不说,还容易冲动犯事儿。”


苏沐橙捂嘴偷笑,“也不知道是谁喝醉了还让少天给背回去。”


“我这不是退役了吗。”


叶修说到退役,一时间空气似乎都安静下来,毕竟对于热爱荣耀把荣耀当事业的职业选手来说,退役不是个轻松的话题,虽然叶修云淡风轻说着既定事实,但每个人听着心里都有点发堵。黄少天看着叶修,叶修也自回望着他,嘴角扬着笑意眼神里满是温柔,黄少天却笑不出来,即使是在两人的关系即将翻开新篇章的时刻,他的心里依然泛起了许多的异样情绪,不舍,难过,还有其他。


张佳乐很快找了个话题打破了这沉闷氛围,“来来,大家干一杯给老叶送行吧,祝老叶一路走好,心想事成!”说着率先站了起来举起了凉茶。


“等会儿,你这话我听着怎么不太对味儿……一路走好?什么鬼!”叶修话音刚落,大家都笑了起来,刚刚情绪低落的黄少天也是忍俊不禁,忙吐槽张佳乐书读得少没文化,张佳乐也发现了这一路走好貌似是说错了对象,便打了个哈哈揭过去了,在嘻嘻哈哈的气氛中众人一一站了起来跟叶修碰了杯。


“你们别说的好像要和我永别似的,连一路走好都冒出来了,我只不过是不混职业圈了嘛,又不是从此就不玩儿游戏了。”


“对啊,这回回去,你还得帮我们抢boss去呢!”苏沐橙笑道。


“你又来?我说你退役了就找个班好好上去吧,别来搅浑水了成不?”张佳乐立刻对叶修要帮兴欣公会抢boss的事情表达了抗议,在座的各位除了苏沐橙恐怕也都是站在张佳乐一边的,回想君莫笑在十区和神之领域横行无忌翻江倒海,哪家工会乃至俱乐部不恨得牙痒痒,本来职业选手专注职业联赛就行了,就是因为君莫笑的横空出世,各家不得不出动了职业选手去网游里抢boss,偏偏还都被叶修折腾得灰头土脸,能不有心理阴影吗。


“怎么,退役了就不能玩儿网游啦。”


看叶修淡定的吃着菜,张佳乐有无数句mmp几乎要脱口而出,但叶修说得也没错,没人规定退役选手不能玩网游的,这是人家的自由,抢不抢得到boss,那也是靠实力说话的,叶修的确有那个本事。


“得,夏休期有的忙了。”楚云秀倒是淡定如常。


“我也是佩服你,都玩了十年了,你都不会腻的吗,你这个荣耀bug!”张佳乐道。


“搞不好,一辈子都不会腻。”


“切!”叶修的话张佳乐不以为然,心里莫名其妙升起了一股子生不逢时的悲壮感。


黄少天看了叶修一眼,垂头默默戳着碗里的虾饺,他知道叶修不是随便说说,一辈子很长,但十年时间也绝对不短,也许没有人能真正了解叶修这十年来对荣耀的付出和热爱究竟到了什么程度,说是拿生命在供奉也不为过,他犹记得叶修在嘉世的宿舍,整个房间除了生活必需品就是一台配备了荣耀读卡器的电脑,兴欣网吧那间阴暗的堆满杂物的储藏室也曾经是给叶修遮风挡雨的地方,当他躺在那张简易的折叠床上,盖着那床单薄的旧被子,他就在想,也许对叶修来说,有荣耀的地方就是他的归处他的家,他内心的满足和快乐也不是环境和条件所能左右的,尽管如此,黄少天还是蒙着被子哭了很久,喜欢一个人以后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矫情,黄少天不明白。


“少天,快吃吧,都凉了。”喻文州轻声提醒着陷入回忆中的黄少天。


黄少天回过神来,下意识得抬眼又看向了叶修,叶修也看了过来,朝着他微微扬了扬下巴,那意思黄少天知道,和喻文州话意并无二致,当下便收拾起情绪,吃起他最爱的虾饺来。


“大家明天有什么安排吗?”喻文州问道。


“我和云秀去香港shopping,他们几个应该没安排吧?”


“那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明天我来安排。”


叶修和张佳乐该吃吃该喝喝,丝毫没操这份心,倒是周泽楷开口了,慢吞吞的道:“听说,有个长隆野生动物园……”


黄少天听了这话扑哧一笑,转头看着周泽楷,道:“我没听错吧,你要逛动物园?”


周泽楷微微笑着颔首。


“其实那里也不只有动物园,还有欢乐世界水上乐园,可以玩的地方很多,要不然明天去那里?”喻文州道。


“这是你们小孩子去的地方,你们去玩儿吧,我在家睡大觉就行。”叶修毫不犹豫拒绝了喻文州的提议。


“喂,你才比我们大几岁啊,就知道成天倚老卖老!”黄少天道。


“哥年纪大了,各位大大求放过。”


“你啊,是不是怕少天他们带你去玩一些大型游乐项目,什么过山车……跳楼机……”苏沐橙冲着叶修狡黠得眨眨眼笑说道。


苏沐橙一开口叶修就知道没好事,连连给苏沐橙使眼色,但也制止不住苏沐橙抖鬼机灵把他的弱点给爆了出来,叶修无奈,他有点恐高是不假,他也无所谓别人知不知道,只是在场的张佳乐和黄少天,这两位可是被他虐到大的,一直憋着口气想找他报仇呢,这下被他们抓住了弱点,还想在家闷头睡大觉是不可能的了,果不其然,张佳乐立刻就来劲了。


“哈哈哈!叶修你竟然怕过山车跳楼机?你也太怂了!我还真想看看你表情崩坏的样子啊!”


“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表情崩坏?那是不可能的。”叶修淡淡得道。


“不是表情崩坏是花容失色啦……哈哈!”苏沐橙看热闹不嫌事大继续揶揄。


“喂喂喂鬼丫头,你专门来拆我台的吗?”


“哪有,少天乐乐,你们玩完记得拍照发朋友圈啊!”


“……”叶修扶额,看到黄少天笑着应和,一瞬间心如死灰了。


tbc